王梦雪: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呈衰落态势

本文地址:http://www.thefabian.com/2018/0315/2459298.shtml
文章摘要:王梦雪: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呈衰落态势,服务管理教育实验失人者亡,老伯海洋馆河外星系。

2018-03-15 14:54 现金斗牛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王梦雪: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呈衰落态势

自世界上最早的智库于1910年诞生于美国以来,截至2017年,全球智库数量已达到7815家。智库这一公共政策机构经过百余年的发展,早已成为国际政治领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行为体之一。

亚洲地区的智库在进入21世纪之后,迎来了爆炸式的发展高潮,如今数量已占到了全球智库总量的20.7%,达1676家。而中国、印度、日本三国智库相加就达到了1072家,远超亚洲其他各国。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2018年1月底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显示,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JIIA)名列全球顶级智库第14位,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ADBI)排名第26位。在全球前100家顶级智库中,日本智库仅占据了这两席,而我国则有7家智库位列其中。

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衰落

相对于亚洲地区智库数量的急剧增长,日本智库却呈现出了整体衰落的态势。例如,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自20世纪50年代建立以来,一直是日本外交政策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智库之一。然而,在“外交政策与国际事务”领域智库排名中,JIIA已经落后于我国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第6位)。而诸如防卫研究所(NIDS)、世界和平研究所(IIPS)、东京财团等世界知名的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甚至都未能进入榜单。

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衰落的原因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日本外交决策系统对智库的开放程度依然较低。虽然日本政府在2012年提出要推行“全员参加型”的外交与安保政策,但是日本的外交决策过程依然被官僚机构所把持,智库等政策研究机构难以获得进入决策系统的渠道。

在日本,只有极少数智库能够以接受政府委托(主要是外务省)撰写提交研究报告、作为“智囊团”获邀参加“审议会”等临时性政府或首相咨询机构的方式参与到决策过程当中。作为外交政策的“非执行者”,如果智库所创造的“政策研究产品”不能被政策市场中的买方,也就是日本的外交政策“执行者”所接受的话,是难以长期生存下去的。可以说,日本国内的政策市场对“外交政策产品”的低需求度与高准入门槛,影响了该领域智库的发展规模。

第二,资金来源匮乏限制了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发展,难以享受到充分的政府税收优惠政策。国内社会对智库的认知程度低,再加上缺乏捐赠文化传统,导致日本智库难以依靠民间资金维持运营。

在日本,由经济界和企业主导建立,主要关注经济、产业政策研究的智库发育得较为成熟。并且,在当今全球化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这些智库也开始涉及一些国际问题相关领域的研究。但是他们生产的“政策产品”,最终的服务群体更多的是所属企业或相关产业,而非日本的外交领域。日本的外交政策智库的财源,目前主要依赖国家行政框架下所提供的委托研究资金与补助金。由于近年来日本经济持续保持低位运行,政府提供给外交政策智库的资金规模也出现了萎缩。财源单一与资金不足,限制了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发展扩大。

第三,日本国际地位的相对衰落,导致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国际影响力减弱。作为曾经的亚洲地区最发达国家,日本在东亚区域合作机制建设方面一度非常活跃。尤其是冷战结束后“第二轨道外交”概念的兴起,带动了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等一批著名的外交政策智库,在东亚区域合作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但是,随着日本国家实力的衰落,其在国际机制建设方面的影响力也开始逐渐减退。以我国智库为代表的,来自于中韩印三国的智库开始越来越多地活跃于国际社会,已经成为了亚洲区域二轨外交领域的主要力量。

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发展与调整

作为一种全球性现象,智库在国家政策制定过程与全球治理领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各国政治家与政府决策者也深刻意识到了智库在提供专业科学知识、促进决策科学合理化方面的作用,日本也不例外。面对上述一系列结构性问题,日本政府与外交政策智库自身也开始做出了一些调整。

第一,呼吁政府转变观念,提出建设强化外交力的“日本型”智库。面对日本智库整体持续萎缩的现实危机,早在2012年,以日本国际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理事长田中直毅为主席的“外交与安保智库问题有识之士恳谈会”,就向日本外务大臣提交了呼吁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日本式智库”的建议报告。尽管日本政府并未积极响应,但是这份报告依然反映了日本智库寻求改变现状的努力。

第二,民间独立智库的发展。以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为代表的传统的日本外交政策智库,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外务省的非正式附属政策研究机构,它们对于政府资金的高依赖度,一方面保证了财源的稳定,另一方面又限制了自身的发展。一旦国家外交政策有所调整,其收入就会受到严重影响。近年来,以东京财团、佳能国际战略研究所为代表的一批民间独立智库,开始越来越多地侧重于自主研究,尝试通过收取会费、争取企业与民间资助的方式,发展具有较高独立性的倡议型外交政策智库。

第三,智库网络化的发展。智库间的协作网络化发展已经成为了全球智库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全球智库报告”从2013年开始就新增了“最佳智库网络”、“参与两个及以上机构合作的最佳智库”排名。其中,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位列“最佳智库网络”第6位,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则是“参与两个及以上机构合作的最佳智库”的第21位,且二者均为亚洲地区排名第一的智库。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两家日本著名智库之外,日本国际交流基金日美中心也进入了上述榜单。而相较于日本,我国智库在智库网络化方面并没有表现出优势。

我国应加强智库网络化发展

全球治理议题的增加与深入、全球化背景下国际政治行为体竞争与冲突的增多,使得全球政策市场对智库等政策研究机构的需求度日益增加。对于各国智库来说,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智库之间关于资源、技术、政策的竞争,必然呈现更为激烈的态势。由于其自身与政府之间的联系度较高,亚洲地区的外交政策智库在各国的对外政策决策领域的重要性也将更为突出。

具体到日本外交政策智库而言,它们所面临的危机是由日本长期以来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环境所形成的结构性原因导致的,因此在短期内难以改变。并且,随着日本国家实力的持续减弱,日本外交政策智库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其影响力的衰落似乎成为了必然。

近些年来,日本国内政坛的日趋右倾保守化,使得日本的外交与安保政策也随之做出了相应调整。而日本外交政策智库对政府的高度依赖性,也导致一些右翼学者与智库,借机发表右倾言论以影响外交决策,而这对于地区与国际和平显然是不利的。对此,日本与各国政府决策者、智库机构都应有所警惕。

另外,在智库网络化发展方面,日本外交政策智库仍然领先于我国。随着我国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构建亚投行框架下的区域合作机制,我国智库也必须注重发展国内外智库之间的协作网络,以更好地服务于我国的外交战略。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政治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

来源标题:王梦雪: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呈衰落态势

责任编辑:赵丽娜(QY0002)  作者:王梦雪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