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危机暴露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制度缺陷

本文地址:http://www.thefabian.com/2018/1019/2891122.shtml
文章摘要:全球经济危机暴露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制度缺陷,属辞比事嗖嗖在水中游,这种逼进奥布莱恩。

2018-10-19 15:27 现金斗牛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片1

2008年9月15日,在美国纽约,一名雷曼兄弟公司的雇员拿着装有私人物品的纸箱离开公司。雷曼兄弟在纽约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现金斗牛:成为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的标志性事件。新华社/路透 

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各国经济的表现不比从前,于是,认为当前的经济不振是市场化不完全的结果,宣称“要想提振经济就要学习西方新自由主义”,就要实现“绝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和全面市场化”的言论再度泛起。其实,这样的说法,着实偏颇。殊不知,正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所鼓吹的新自由主义制度为世界带来了历经十年的国际金融危机,重创了全球经济。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在纽约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到今天,由美国点燃、席卷全球的这场“大火”,已经折磨了这个世界整整10年!按照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设立的衡量标准,受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中,英国倒退了8年,美国倒退了10年,希腊倒退了12年多,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倒退了7年或更多。另外,它也不仅仅是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而且还引发了社会危机、政治危机、信任危机,是一种全面性的危机。

此次危机令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新自由主义制度本身所存在的缺陷,正是这种缺陷导致了当前世界经济的低靡。危机爆发后,日本《每日新闻》得出结论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与撒切尔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即市场至上主义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元凶。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新自由主义兴盛,西方国家私有化浪潮不断高涨,政府管制全面放松,经济金融化和自由化程度持续提高。垄断资本自由游走于世界各地,导致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加速脱节,各种资产泡沫持续累积、不断膨胀,经济运行的各种风险在表面的繁荣与欢快中迅速叠加。最终在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无声的破裂中爆发危机,金融衍生产品的风险链条迅速将危机从美国发散到世界各地。2011年7月6日,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危机》一文中表示,“几年前,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对无拘无束的自由市场的信仰——几乎将世界经济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其实,新自由主义制度的缺陷并不是在金融危机中才暴露出来,早在拉美国家发展进程中便已显现以阿根廷为例,上世纪70年代初,阿根廷是拉美国家中社会公平方面最好和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贫困人口只占总人口的8%,那时的阿根廷人常常自夸阿根廷是“一个没有穷人的国家”。1990年美国一手策划所谓的“华盛顿共识”,提出了指导拉美经济改革的10条政策主张,要求它们全面开放货物与资本市场,放松外汇管制。阿根廷盲目接受了美国推荐的经济模式,实施了最彻底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几乎是“无条件”地开放本国市场,大规模推行私有化。结果,这些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令阿根廷社会的不平等程度迅速上升。1990年代末,阿根廷基尼系数达到0.47,2002年上升到0.56;而20%高收入富人与20%低收入穷人之间的差别由此前的6倍达到13倍至15倍。2001年,阿根廷经济危机爆发,全国一半人口,即约2000万人陷入贫困化状态。时至今日,阿根廷的经济依然不稳,其经济表现不被国际市场看好,比索以今年以来累计近50%的跌幅成为新兴市场乃至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 

由此可见,新自由主义并不是美国等西方社会所鼓吹的“医治经济痼疾的万应灵丹”,华尔街引爆全球的金融危机、阿根廷经济的衰退都表明新自由主义制度存在多方面的弊病和漏洞。对此,我们应保持清醒的认识。

(参见:《一场引起世界大混乱,毁灭50万亿市值的危机在十年后终于让西方清醒:美国靠不住了!》《解决阿根廷危机,“华盛顿共识”这个药方还管用吗 | 新京报专栏》《阿根廷曾经是全球第八大、最富有的经济强国之一》等)

1538199157762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