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下滑、底层自杀……“美国梦”已变得支离破碎

本文地址:http://www.thefabian.com/2018/1107/2928922.shtml
文章摘要:中产下滑、底层自杀……“美国梦”已变得支离破碎,基础代谢吝惜新机上市,无偏无颇恰恰相反纲领性。

2018-11-07 16:39 现金斗牛

打印 放大 缩小

 QQ图片20181107163432

(美国媒体的各大头条被“美国中产阶级萎缩”占据,现金斗牛:关于美国中产阶级空心化的讨论让很多人恐慌。)

一些人在推崇美国制度时最常称道的就是“美国梦”,认为美国社会给予所有人的机会均等,只要努力就能实现阶层的上升,称这是其优于其它体制的表现。许多中国家长为此不惜孤注一掷,送孩子出国,去实现他们的“美国梦”。然而,如今的事实是,“美国梦”真的只是“一场空中楼阁式的幻梦”,因为就连美国人自己也认为“美国梦”已经越来越难以实现了。

中产阶层正在全面滑落,美国社会的流动率在不断变差。2015年底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调查显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所占比例已不到一半,已从1971年的61%减少到49.4%,中产阶级不再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社会的不平等趋势开始扩大,先是中产阶级向下滑落到底层,然后是所有位于上等阶层的人不断拉大与其他人的距离。美国最顶尖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在最近的中产阶级研究报告中指出,虽然在过去50年,美国国家经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处在中产阶层家庭的收入却变化很小。这一趋势在跟收入最高的20%人口相比时显得更为明显:中产阶级家庭收入自1979年至2014年的真实增长(剔除通胀因素)仅28%,同期收入最高的20%人口则增长了95%。就如罗勃·普特南在《我们的孩子:美国梦的危机》中所描述的俄亥俄州克林顿港的生活一样:在1950 年代,不论出身背景为何,所有孩子似乎都有合理机会发展,社区与学校的阶级隔离并不大,中下阶层小孩在社会经济阶梯上往上爬的机率源源不断,大部分人都有机会获得比父母更好的学历,更高的社会地位。然而半个世纪之后,小镇里居民的生活轨迹却一分为二,社区里弱势家庭的小孩根本难以想象那些天之骄子的未来。

底层美国人的社会经济状况不断恶化,自杀率显著上升。自2003年开始,美国自杀人口每年都在稳步上升,即便在经济强劲复苏之后,整个趋势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Angus Deaton)和凯西(Anne Casey)在2015年发表的论文显示,从 1999年至2013年,45到54岁的中年白人男性的死亡率是增加的,尤其是在教育程度低的人当中更为严重。他们的死因主要是自杀、药物中毒和酒精导致的肝病。最新数据显示,共有45000美国人在2016年选择自杀,较10年前暴增了40%以上。这种情况可以说很不寻常,因为在其他国家,或者美国的其他群体中,死亡率都是下降的。对此种现象的解释之一是因为美国的不平等令更多的中产阶级向下沦落到底层,而更多的底层工人陷入生活困境。而沦落群体中的白人曾非常相信美国梦,认为美国社会的机会是开放给所有人的,但现实是他们的生活水平远低于预期,也低于他们父辈那一代。因此,他们更容易自我放弃,用药物、酒精、自杀来面对生活困顿,也就导致了这一群体自杀率的升高。

另外,美国人对自己孩子的前景也越来越“绝望”,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强烈意识到,“美国梦”离自己的孩子越来越远了。布鲁金斯学会研究指出,2014年调查显示,认为未来一代会比自己更好的比例,仅有21%,而2007年时这一比例有三分之一。目前四分之三的美国人都觉得自己的孩子们长大以后不会比父母一辈过得更好。

至于导致“美国梦”破碎的原因,资深时政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在《谁偷走了美国梦:从中产到新穷人》一书中明确指出,“美国梦”正是在立法机构、政治制度和资本的合力之下,一步步走向瓦解。党派的两极分化和意识形态的割裂不断造成政策僵局,许多福利和民生法案难以通过,在此过程中,美国中产阶层是最先被牺牲掉的人群,沦为“新穷人”。

(参见:《美国梦,碎》《美国梦的危机与特朗普的崛起》《美国中产阶级萎缩 贫富分化加剧》等)

1538199157762

责任编辑:甄一蕴(QY0020)

相关阅读